Global Sources
電子工程專輯
 
電子工程專輯 > 控制技術/MCU
 
 
控制技術/MCU  

高薪卻焦慮不安的美歐日電子工程師

上網時間: 2005年09月06日     打印版  Bookmark and Share  字型大小:  

關鍵字:Agere  LSI  LSI Logic  ASIC  電子工程師 

身為台灣的工程師,你快樂嗎?認為自己是高薪一族嗎?對於目前的工作滿意度又是如何呢?你擔心外包的風潮會讓你失業嗎?本刊美國EE Times日前針對美國、歐洲與日本各地的工程師做了一份薪資與工作情況的調查發現,原來國外令人豔羨的高收入工程師們也有不少煩惱、苦悶與擔憂,這些工程師的現況也許能讓你心有戚戚焉!

一個週六的夜晚,Bob Yocom正以輕快的節奏地打鼓。他目前是Agere Systems公司的ASIC設計工程師。打從青少年時期開始,他就一直是一位業餘的音樂家。他說:「打鼓和電子工程雖然有時看來完全相反,但打鼓卻經常成為我在工程工作興趣上的一種延伸。我對這兩者都充滿著高度的熱情。」然而兩相比較之下,設計工作的收益往往更為豐厚。

Yocom的年薪在去年增加了一萬美元。由於他過去曾在LSI Logic工作多年未曾調薪,加上後來遭到解雇與其後16個月的失業記憶猶新,Yocom體認到加薪著實讓人感到受寵若驚,「他們只要支付我過去在LSI時薪資所得的幾分之一就夠了。」

在他找到下一個電子工程工作之前的那段黑暗期,「我讓自己完全地放鬆在音樂的錄製與演奏中,」他說。Yocom後來成為Agere公司硬碟控制組的成員之一,終於回到了工程工作中。「Agere讓我重新找回被看重的信心」,他說。「當團隊所研發的產品被成功地推向消費市場時,心中也會感到相當的滿足與值得。」

2005年工程師地位調查

然而,在EE Times所作的「2005年工程師地位調查」中,像Yocom這樣在快樂中卻暗藏著焦慮感的,還只是眾多工程師的回應之一。原因之一便是委外工作的情形愈來愈多。Yocom表示,「從2003年的裁員後,我才了解到許多我所能勝任的工作都已經被轉往美國本土以外的國家去了。」

根據EE Times的調查發現,美國工程師最為關切的議題是對工作的安全感與失業問題(68%),海外委外制(64%)、專業要求與對日常生活的影響(或工作/生活的均衡,64%),以及美國大學、中學與小學科技教育的品質。「我記得小時候學校常常強調,『好好學習數學與科學,長大以後作個太空人』,那真是令人感到興奮啊!」Yocom質疑現在的小孩子們是不是還有同樣的動機與抱負。

事實上,有73%的美國工程師指出,小學和中學應該要更重視科學與數學教育,56%的受訪者則認為大學必須更為加強各學科領域的基礎科學。曾在華盛頓大學擔任教職、而現為波音公司資深工程師的Alan Waggoner指出,「美國中小學的技職教育動機與內容都出了問題。」

這項調查發現工程師們一方面得在工作效率與提升報酬間疲於奔命,另一方面還要擔心工作委外的威脅。他們正生活在與Bobby McFerrin那首有名的鬆弛音樂歌詞相反的「Worry、Be happy」的矛盾中。

歐美日工程師現況

今年,仍有許多值得快樂的事。根據EE Times分別在歐洲、美國,以及日本三地的調查,透過2,185位美國工程師、255位歐洲工程師,以及783位日本工程師的回覆中發現,電子工程師們仍十分樂在工作中。他們暢談著如何在工作以外的個人興趣方面運用時間與金錢。此外,根據調查所得到的回覆,以及個別的意見表達與人格特質,也可了解到許多目前的工程師現況。

從薪酬的觀點看來,目前的情況還算不錯。參與本項調查的美國工程師平均年薪約有99,000美元,較去年的93,000成長不少。74%的受訪者底薪都調高了,較去年的69%還多。「我的薪水增加了15%,比過去任何一年的薪資還多。我當然很高興囉!」一位家電公司的工程師說。

只有2%的受訪者年薪減少,較去年的統計的4%還少。約有46%的受訪者年薪達到了100,000美元以上,較去年調查結果的38%更為成長。加上獎金和超時報酬等收入累計達到了6位數以上的美國工程師佔了一半以上,比去年的44%更多。今年有60%的受訪者表示獲得了獎金,也去年的數字更為提高。其中,13%的受訪者表示得到了20,000美元以上的獎金,而18%的人也有10,000美元以上的獎金。

工作滿意程度也相當高。「我喜歡設計晶片,而且我喜歡與其它聰敏機靈的人共事」,一位在AMD波士頓設計中心從事K8處理器修復工作的資深設計工程師James Tau說。James Tau過去一年中由於工作轉換年薪增加了12%,是2005年初調查中年薪增幅最高的前12%。24%的美國工程師在過去一年中也得到了工作上的晉升,或更好的工作職掌,84%的工程師均表示對於其職務相當滿意。

工程師們為何憂慮?

那麼,究竟有什麼問題呢?由於產業近來的不景氣與伴隨而來的裁員問題、中國與印度電子產業快速發展所造成的威脅,以及美國在政治、經濟與技術實力的地位日漸衰退等原因,不斷造成工程師們更多的憂慮。

「我認清了一個事實,我的工作可能隨時會被轉移到一個成本更低的國家,」一位在美國工控公司的電子工程師表示。這些顧慮加深了對於工作安全感、公司穩定度,以及未來無論是在美國與海外,對於電子工程師這份專業的恐懼。

「年輕工程師缺乏整合的知識,」一位美國工程經理表示,「我稱它為『知識島』(islands of knowledge):他們只瞭解個別領域,但並不具備如何整合各工程學領域的概念。」

某些顧慮並不僅限於美國。「元件製造的海外委外有助於降低成本,但品質也必須密切控制。因此,隨著英國技術中心的減少,我也感到相當擔心。」位於英國Falmouth的Watson-Marlow公司中一位電子工程師如此表示。

海外的委外制使得雇主產生了電子工程師便是「商品」的印象,菲律賓Yoh Services公司行銷與策略副總裁Jim Lanzalotto認為,「這是嚴重的錯覺。好的電子工程師並不是商品,因為,對於客戶與經理而言,他們是可提供能力與專業的重要人才資源。但是,工程師們必須要能夠顯示出自我的價值,以避免被商品化。」

在歐洲所作的調查中,55%的工程師關心工作保障和失業問題;54%的受訪者則關心海外的委外制度。有43%的日本受訪者均指出他們的公司在去年將工作轉向了海外,而也有18%的人認為這種外移次數漸減。此外,雖然大部份的歐洲電子工程師調查結果顯示出均擁有豐厚的薪資收入,但65%的歐洲工程師仍表示關切薪水的問題。61%的受訪者底薪均有增加,而且48%的受訪者還領有獎金,這與去年60%的人薪水增加,44%的人獲得獎金的數字大致相同。

歐洲工程師的平均年薪為69,000美元,較去年的64,000美元更為成長。大約有10%的受訪者年薪在100,000美元以上,14%的受訪者評估其所有報酬收入總計達到100,000美元以上。而去年的調查則僅有9%的歐洲受訪者收入達到100,000美元以上。

36%的日本工程師表示過去一年間底薪有所增長,38%的人則維持相同的薪資收入。這項數據也顯示出日本工程師的薪資增加幅度較歐洲與美國更低。工作滿意程度也更低。去年薪資達100,000美元以上的日本工程師有17%,該百分較歐洲更高,但遠低於美國的54%。

各地工程師的工作滿意度不同

而對於工作的滿意度在世界各地各有不同。75%的美國工程師認為他們的地位與其它專業工作一樣或者更好。61%的歐洲工程師也認同此點。但在日本,只有46%的受訪者認為他們的地位與其它專業工作一樣或更好。

對於雇主的看法大致上也具有類似的模式。78%的美國工程師對於自己的公司評價良好,歐洲則有69%的受訪者認同此點(較去年的76%還少)。而在日本,58%的受訪者對於雇主持正面評價。此外,就電子工程師的工作量負擔情形來看,24%的美國工程師表示他們的雇主希望他們能日以繼夜工作隨時待命,19%的歐洲工程師也有相同的看法。

「當我應該在休假時,曾被臨時要求連續在14天內,每天工作13小時。那真是難熬的一週。」一位工程師說。「我很少在家中被臨時召喚,因為我大部份的時間都已待在公司工作了。」另一位美國工程師則說,「我必須每天很早開始工作,但很晚才下班,而且如果工作需要的話,週末假日,甚至長假期間都得工作。」

「由於人員編制不足、公司規模的「適型化」(right sizing),我們常常必須不計代價的超時工作(夜間、週末與假日),以便符合工作期限的要求。」另一位工程師說。「當然,這可能會使得有經驗的人才殆盡,甚至離開,而讓更多的工作量加諸在其它人身上。」

無論是否因為公司適型化或其它因素,人員編制不足的確是一個普遍的怨言。56%在美國工作的工程師們指出該公司人員的短缺,歐洲的情形也差不多,大約有49%的受訪者指出了這種短缺的情形。日本的情況更糟,88%的受訪者說他們的公司需要更多的工程師。

「我們有兩個生產線輪替調度,但卻只有我一位生產工程師在設法維持其運作,」歐洲的一位主管表示,「由於過度且連續的工作量,我經常沒時間喝杯茶或吃午餐休息一下。」

超時工作的情況在日本最為嚴重。18%的日本工程師平均每週工作超過60小時,另外42%的受訪者每週工作至少50小時,只有5%的受訪者平均每週工作少於40小時。在美國,5%的工程師每週平均工作60小時以上,21%的受訪者每週工作約50小時以上,只有2%的受訪者每週工作40小時以下。在歐洲,有19%的工程師每週工作少於40小時,4%的受訪者每週工作60小時以上,18%的受訪者每週約工作50小時以上。

新進員工 VS 資深工程師

此外,當工程師們評估其它新一代的年輕同事與其技能時,對於其教育、技術能力和長時間的顧慮與看法則更趨於一致。

「事實上,所有新聘用的員工都不太瞭解,或者具備實際的硬體設計實務經驗。很少有新進人員瞭解在PCB上佈局IC時的外在限制,他們也不太具備一般PCB建置等技術能力,」一位受訪者表示。「然而,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新進人員常會有這樣的情形。」

「新工程師?別開玩笑了!」另一位工程師說,「我們公司還在解聘有經驗的工程師呢!」(原文連結處:High pay, high anxiety,原文附有八張統計圖表可供讀者參考)

(David Roman)





投票數:   加入我的最愛
我來評論 - 高薪卻焦慮不安的美歐日電子工程師
評論:  
*  您還能輸入[0]個字
*驗證碼:
 
論壇熱門主題 熱門下載
 •   將邁入40歲的你...存款多少了  •  深入電容觸控技術就從這個問題開始
 •  我有一個數位電源的專利...  •  磷酸鋰鐵電池一問
 •   關於設備商公司的工程師(廠商)薪資前景  •  計算諧振轉換器的同步整流MOSFET功耗損失
 •   Touch sensor & MEMS controller  •  針對智慧電表PLC通訊應用的線路驅動器
 •   下週 深圳 llC 2012 關於PCB免費工具的研討會  •  邏輯閘的應用


EE人生人氣排行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