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Sources
電子工程專輯
 
電子工程專輯 > 記憶體/儲存
 
 
記憶體/儲存  

產學界齊呼籲:台灣應加強積蓄創新能量

上網時間: 2012年05月17日     打印版  Bookmark and Share  字型大小:  

關鍵字:VLSI  積體電路  記憶體  韓國  面板 

針對即將於今年六月十一∼十五日在檀香山召開的VLSI大會,鈺創科技董事長盧超群日前攜手交通大學電子工程系講座教授莊紹勳,以及清華大學電機工程系副教授張孟凡,共同呼籲台灣產業界提升對這個活動的重視程度,希望晶片設計製造相關領域的公司積極派人與會,因為「這是能近距離深入接觸來自全球各地創新技術,而且能真正獲得技術細節的機會,」盧超群說。

每年均輪流在美國和日本舉辦的VLSI大會,事實上是由VLSI技術研討會(VLSI Technology)和VLSI電路研討會(VLSI Circuits)組成。VLSI Technology研討會創始於1981年,而VLSI Circuits研討會於1987年時加入。VLSI技術研討會是由IEEE電子元件學會和日本應用物理學會主辦,並與IEEE固態電路學會合作。而VLSI電路研討會是由IEEE固態電路協會和日本應用物理學會主辦,並與日本的電氣通訊學會、IEEE電子元件學會合作。

“為什麼這兩個研討會對台灣如此重要?主要原因是台灣現在雖然能做出很好的產品,但我們如果想再做出層次更深入的產品,就還是需要更多年輕學子去深入研究電路設計,”盧超群說。

台灣近年來不斷遭受到來自國際的激烈競爭,因此,從業界到學界,大家都在思考,台灣是否只能做產品?“我們應該做更先進的產品,尋求產業轉型,才能一方面與在製造方面急起直追的中國對抗,另一方面與更先進的國家競爭,”盧超群說。現在,是必須再投入研發的關鍵時刻了。

而VLSI研討會正是能為研發者提供實際接觸創新技術的大好機會。舉例來說,VLSI規定論文發表者一定要提出詳細的技術資料,如果提交的內容不夠好,甚至可能不被接受,“它能夠真正傳達研發者所需的設計和技術關鍵資訊,甚至是研討會後或是夜間的活動,研發人員之間的交流往往更加深刻,這也是啟發創新的一個良好途徑,”盧超群表示。。

目前,兩場VLSI研討會總與會人數已達千人以上。而歷年來,台灣企業界和學術界參與VLSI研討會的人數平均約在一百多人左右。擔任VLSI Technology研討會委員及會議主持人的交通大學講座教授莊紹勳表示,成績最好的一次,是他所負責的技術研討會在開始前,台灣就有99人預先註冊;而VLSI Circiit則平均維持在50人左右,負責2012年VLSI Circuit聯絡人的盧超群表示。

“VLSI Technology研討會是半導體產業在元件和製程等技術領域相互較勁的主要場合,”盧超群說。這個研討會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完全聚焦在發展半導體所需的元件和製程技術上,“你可以完整地感受到來自全球各地在技術上的創新能量。”

如果從電路設計的角度來看,既有的技術已經足夠讓我們做許多延伸了,盧超群說。因此,“我們不缺乏機會,我們缺乏的是創新,缺乏整個產業跟產官學研的輔導,讓台灣的產業能夠整合起來,再找到突破點。”

盧超群以他擅長的記憶體領域為例指出,台灣現在最大的困境就在於,我們沒有人去研究最新的記憶體架構。“在今年的VLSI中,IBM發表了一篇採用32nm製程實現的高速三態內容可尋址記憶體,而這個記憶體用到的深溝槽技術,是我在1984年的發明,”他說。

從1984年到今天,將近30年的時間,IBM仍在其內容可尋址記憶體(CAM)中應用了深溝槽技術,這是一個例子,說明創新的重要。一個創新,能夠燃起後續更多的應用創新,而未來,希望台灣也能抓住更多創新的重點。

然而,盧超群也指出了今天台灣面臨的最大困境,就是缺乏旗鑑級的大型計劃。“所以你會看到,每個地方都有專案在進行,但最後都是分散的,很多人才和他們的夢想,都因為缺乏整合而無法實現。”他以韓國為例指出,“20年前,韓國人不管能不能成功,就直接到IBM把DRAM專家挖走;而現在,他們正在力攻3D晶片。所以,我們回頭看台灣,很多人才散佈在產業界,學術界,但誰能把他們結合起來?我們真的應該要有大規模的計劃,才能讓台灣重新回歸研發。”

交大教授莊紹勳則指出,台灣社會近年來展現的齊頭式平等、扁平化發展,事實上扼殺了相當多的創意。“你仔細去觀察台灣現在的現象,會發現很多做法都是一樣的。像十二年國教;像股票市場──過去只有五百∼六百檔,曾幾何時現在已經達到二千∼三千檔;學校的研究也一樣,過去每個單位可以依研究需求申請,但現在所有經費平均分下來,每個單位可能只能拿到三十∼四十萬左右。”

今天的台灣,已經在走著一條與過去截然不同的道路了嗎?

眾所週知,台灣在40年前歷經了重大轉折。1975年,台灣被要求投入半導體技術,來為這個資源貧乏的島國建立經濟體系,當時成立科學園區對後續發展影響極大。接下來,台積電和聯電成立,帶動一批研究人員回國創業,當時的次微米計劃將台灣拉抬到了技術製造的前端。但接下來,最可惜的一點,就是“我們沒有大型計劃了”,盧超群說。

確實,今天我們在世界的舞台上,仍然有台積電站在前端,但整體來看,其實我們已經拚湊不出一個完整的發展藍圖。而從整個國家來看,我們最缺乏的,就是一個CTO,能重新規劃未來的發展架構。看看三星的例子,盧超群指出,他們已經開始整合旗下的面板、記憶體等事業體系,打算全面發展超薄型筆電了。三星打算進軍筆電會帶給台灣什麼啟示?現在我們主要的筆電廠,都應該有所警覺。

1990年,台灣占全球半導體產能僅0.8%。而今天,這個數字已經達到了25%。“但是,我們的主力一直是代工,”盧超群說。台灣目前最缺乏的,是一個CTO,一個總架構師,以及團結的力量,此外還必須加大在研發方面的投資力度。未來,我們必須透過多方面的努力,才可能為台灣找到下一個發展方向。 (Joy Teng)





投票數:   加入我的最愛
我來評論 - 產學界齊呼籲:台灣應加強積蓄創新能量
評論:  
*  您還能輸入[0]個字
*驗證碼:
 
論壇熱門主題 熱門下載
 •   將邁入40歲的你...存款多少了  •  深入電容觸控技術就從這個問題開始
 •  我有一個數位電源的專利...  •  磷酸鋰鐵電池一問
 •   關於設備商公司的工程師(廠商)薪資前景  •  計算諧振轉換器的同步整流MOSFET功耗損失
 •   Touch sensor & MEMS controller  •  針對智慧電表PLC通訊應用的線路驅動器
 •   下週 深圳 llC 2012 關於PCB免費工具的研討會  •  邏輯閘的應用


EE人生人氣排行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