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Sources
電子工程專輯
 
電子工程專輯 > 嵌入式技術
 
 
嵌入式技術  

技術融合將持續推動半導體產業的長期發展

上網時間: 2006年08月22日     打印版  Bookmark and Share  字型大小:  

關鍵字:技術融合  半導體產業  嵌入式系統 

Cypress半導體公司創辦人兼執行長T.J. Rodgers在日前參與嵌入式系統大會(ESC)時,接受了《EE Times》發行人胡百安的專訪,談話中透露出他對半導產業的未來發展深具信心。他認為,隨著半導體應用領域的擴大,包括光電、生物科技、奈米應用等都將是業者下一波追逐的目標,業者不應該自我設限為一家記憶體公司或通訊公司,回到矽晶技術的根本,無論產業如何發展,業者都應思考如何將公司的核心技術投入到市場需求,並尋求不同的方法以增加附加價值。

EET:請談談您對未來6到12個月的營運情況以及展望?

T.J. Rodgers:在來此之前,我們才剛剛召開了一次業務會議。我們一直在擔心2006年可能會重演2004年的歷史,也就是說上半年相當不錯,到了第三季開始疲軟,而到了耶誕節時,下訂單的電話就不再響起了。

但請不要把我的預測看得太確定,因為我並不擅長預測。我們的預測機構曾預期今年將是強勁的一年。業務的營運相當不錯,而且我今天所看到的一項預測指出,從宏觀經濟和半導體產業的角度來看,全球在今年下半年的表現看起來也都不錯。因此,2007年應該會是非常好的一年。

EET:從年平均成長率較高的產品到平均銷售單價(ASP)較低的商品,人們似乎比較關心這些產品領域的發展和成熟過程。這是目前產業面臨的最大挑戰嗎?

Rodgers:我認為預測者是在放馬後炮。我有一台HP15計算機,我可以輸入2001年的成長率,並沿著任何一條線做函數線性迴歸並畫圖,當然這條線準確地符合特定的資料,而就從此開始攀升,然後再像這樣緩降下來。

我並不認為有什麼理由而要視半導體產業為緩慢成長階段,特別是如果你廣義來看半導體產業的話。

例如,我們現正跨入太陽能電池產業。這是一個每年30億美元的業務,在整個電氣產業1兆美元的市佔率為0.03%。如果你從半導體的角度來看這個市場能力,總的來說,太陽能電池是一個帶著光環的二極體,換句話說,這是一個前景無限的產業。

EET:有一種說法,下一個節點-45奈米的出現,將真正成為摩爾定律的終結點。然而,每當到達一個新的節點時,我們都會考慮這樣的問題。你認為呢?

Rodgers:我們現在正把我們的65奈米技術投入生產。總的來說,與那些很有錢的大企業相較,我們約落後半個世代,但從1982年開始,我們一直都是處於這樣的位置。我並未見到阻礙摩爾定律前進的技術障礙。儘管如此,我已經說過,我確實看到摩爾定律的終點,而且摩爾定律的終點將止於會議室,而不是在晶圓廠。

假設你推測無誤的話,最新式的45奈米步進曝光機(stepper)是3,700萬美元;價格超過波音737。如果要買3或4台的話,就得支付1.5億美元。

問問自己想要生產什麼?多少數量呢?是否值得支付這些步進曝光機的費用,更遑論其他設備了!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和破壞式創新的權威-Clayton Christensen已經討論了技術超前(overshoot)的問題。我們正處在技術超前的典型情況,投資回報率(ROI)正逐漸下降。我們並不打算在摩爾定律的時間架構下去實現45奈米技術。當沿著技術曲線上行時,從摩爾定律中受益的公司也會越來越少。我認為在技術上可以做到,但我不認為它會一直在經濟上造成很大的影響。

EET:先進製程的投資越來越昂貴,從這個觀點來看,Cypress今後會朝無晶圓設計公司發展嗎?

Rodgers:不會,我們不會成為一家無晶圓廠的公司,生產矽晶片是我們賴以生存的一項業務。我們的製造成本比那些代工廠要低,而這也是我們的一個競爭優勢。

對我們而言,更大的問題是我們真正需要怎樣的技術?如太陽能電池和MCU(這兩樣是我們最大的投資專案),它們對於採用先進製程的需求都並不高,因為沒有必要。我們會繼續進行生產,但是否有必要一步步縮小製程節點則取決於業務需求。

EET:你剛提到破壞式創新,在目前美國企業紛紛採委外設計或在海外成立設計中心的趨勢下,你認為這對矽谷研發工程師的影響是什麼,這會阻礙創新嗎?

Rodgers:目前我們大部份的研發工作仍在美國進行,如果沒有美國的研發人員,公司就會陷入癱瘓。但現在這種趨勢這對工程師來說的確是一個警訊,你不可能只在一些技術落後的地方進行競爭,必須要能提出更棒的想法,而不只是專注於那些已經存在的事物。確實,亞洲地區現在也有很多創新,創新是很重要的。我們不能太過於傲慢自大。

EET:為了結合電氣工程和生物學等領域,史丹佛、MIT等幾所大學已經制訂了跨學科計劃。你是否認為這些學科將在商業領域中很快地結合在一起?

Rodgers:我有兩個論點。在基因排序方面,一旦你理解了有機體中的基因排序,透過生物工程,你可以進入改變一個基因,並修改一個植物的特性,這不同於把兩個植物放在一起僅僅進行粗糙的DNA交換。例如,你可以改良葡萄使之更加耐旱而仍保有葡萄的品質。

要瞭解基因序列所需的技術,就必須從矽晶科技著手。在矽谷有一些新興公司告訴我們,他們希望我們能建立一些恰好可以讓DNA原子置入的小洞。他們希望看到它發出螢光並弄清是怎麼回事。所以,他們需要數百萬塊晶片。

關於奈米技術方面,我要講一個與我的汽車有關的故事。我買了一輛汽車,我想要好好的愛護新車。所以,我想起在高中時期有一種稱為Turtle Wax的東西,可用於避免烤漆氧化。我到汽車零件商店花10美元買了一瓶Turtle Wax,這個瓶子上寫著,‘本產品經奈米技術改良。’現在,奈米技術領域的騙子比以前任何領域都要多得多。

EET:請談一談您目前正致力於讓它像其他領域那樣強勁發展的‘可程式矽晶’領域。

Rodgers:當我在去年的ESC會議上聽到Altera公司主席兼執行長John Daane談論可程式的問題時,他的說法大致上是正確的。隨著線寬下降,即使是65奈米晶圓也會變得太過昂貴。但是,你可以在一塊晶圓上塞進很多很多的東西,由於每平方毫米上電晶體的數量很大,你便可以忍受低效率。如果你能設計出一款符合十個用戶編程要求的晶片,而非為十個用戶設計十款晶片,你就可以分期攤還開發典型可程式晶片約2,000萬美元左右的成本。這就是我們將要走的道路。

我認為可程式能力便是未來的一切。一旦你實現了可程式性,軟體就成為主宰了。我確實認為,今後可程式SoC(PSoC)將為Cypress贏得更多的勝利,我認為它才剛剛起步。PSoC業務和我們的太陽能業務發展得一樣快。我們涉足太陽能電池和PSoC的部份原因也是因為我們不想太受限制。我們不想讓網路泡沫的情況重現,若能同時在其他領域進行投資,就能避免因一處失利而導致全軍覆沒。

你必須改變,必須轉而創造新的價值。如果只是做晶片,那我們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做。因而目前我們研發中心的挑戰就是嵌入式軟體和下一個層面的系統知識。

EET:隨著半導體應用領域的擴大,Cypress似乎也在不停的進行轉變,從一家記憶體公司、一家通訊公司、到一家太陽能公司。你如何為公司找到定位?

Rodgers:20年前,伺服器公司是主流;10年前,趨勢轉變到PC;5年前,又變成通訊。但回到根本,我們是一家矽晶公司,無論產業如何發展,我們都會參與其中。企業家們總是處於這樣一種狀態中:將他們的技術和公司的核心競爭力投射到市場上去,並去找尋不同的方法以增加附加價值。

T.J. Rodgers:Cypress半導體公司總裁兼執行長

1948年3月15日生於美國威斯康辛州。

教育:曾就讀於Dartmouth大學 (1970) ,主修物理和化學,並獲得Sloan學者獎;

曾就讀於史丹佛大學,並獲得電子工程碩士學位(1973)和博士學位(1975)

任職經歷:

- 在史丹佛大學開發VMOS製程;並把該製程出售給AMI公司

-1975-80年任AMI公司MOS記憶體部門經理,

-1980-82年任AMD公司SRAM產品部門經理,

- 1982年成立Cypress半導體公司

-

相關經歷及獲獎情況:

曾擔任半導體產業協會主席;

曾因財務管理能力優異獲得In-Stat公司頒發的 Kachina獎;

1991年獲得Ernst & Young公司頒發的年度企業家獎。

胡百安 (Brian Fuller)




投票數:   加入我的最愛
我來評論 - 技術融合將持續推動半導體產業的長期發...
評論:  
*  您還能輸入[0]個字
*驗證碼:
 
論壇熱門主題 熱門下載
 •   將邁入40歲的你...存款多少了  •  深入電容觸控技術就從這個問題開始
 •  我有一個數位電源的專利...  •  磷酸鋰鐵電池一問
 •   關於設備商公司的工程師(廠商)薪資前景  •  計算諧振轉換器的同步整流MOSFET功耗損失
 •   Touch sensor & MEMS controller  •  針對智慧電表PLC通訊應用的線路驅動器
 •   下週 深圳 llC 2012 關於PCB免費工具的研討會  •  邏輯閘的應用


EE人生人氣排行
 
返回頁首